《揭開真相》:自序、(二)矛盾難選擇

《揭開真相》:自序、(二)矛盾難選擇

 

《揭开真相》 PDF

 

 

(Buddha Voice Broadcasting Alliance佛音廣播聯盟的英文名為金巴法王所揮筆)

 

播放節目

◆《揭開真相》序言與第二章

第三世多杰羌佛淺釋邪惡見和錯誤知見——第六~第十四條

 


《揭開真相》自序

 

      我是個出家比丘尼,台灣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,就在畢業典禮的那一天,第一件事我走進了寺廟,出家至今也有二十年了,我明白因果,一切都是因果感報,佛法就是為了讓我們解開因果律這個網,讓我們得到自由,徹底解脫。因果如影隨形,所以我要成就解脫就必須對因果負責,因此《揭開真相》這本書中所記述的,完全是真實無虛的事實,從西元二○○一年至二○一三年,整整十二年,是我在美國寺廟及H. H. 第三世多杰羌佛駐地中的所見所聞,親身經歷,實際參與的紀實。

 

 

      在這十二年生活的日子裡,我曾失望,也有悲傷難過,有痛苦絕望的我,以及鑑析中發現藏在我內心骨子裡可怕的隱環而讓我覺醒了。

 

 

      今特以此明告世人,絕不可輕易相信,絕不可依一個什麼傳承的牌子,就相信稱為佛菩薩某祖師的人,或某某大法王、某某大活佛、某某大法師的表面法脈傳承,否則你們一般都會上當受騙。我在這十二年中見到的法王、尊者、大活佛、大法師太多了,見到他(她)們在生活中、在法會上的心態、形象,探測到了他(她)們藏在暗處隱密的本質,一當揭開他(她)們的心行來看,其實都是真真假假, 一言難盡,到底誰才是大聖人?從而讓我了解到,只有真正的佛教, 才是最正宗、最高無上的解脫法,也只有唯一的一個地方才有佛法, 也才有真正的至寶解脫生死之法,那是在我的心靈骨子裡深處,尋訪到了答案,有了這個答案,我覺醒了,站了起來,最終得到了如來大法中的大法,成了今天慚愧的我。

 

 

十二年紀實立著

慚愧比丘尼 釋正慧

 


《揭開真相》(二) 矛盾難選擇

 

 

      回到台灣後,我仍繼續恭聞法音,可是什麼時候還有因緣拜見大法王呢?我的法緣是否就這樣斷了呢?日復一日地過去了, 沒有任何消息。

 

 

      在二○○一年的五月,突然夢見那位大法王來了,告訴我說: 「到美國來見我 !」醒來後,我認為可能是自己日有所思,所以才夜有所夢的吧 !更何況我一個人怎麼去啊,又沒有任何管道途徑,心裡急著慌,但照常找不出辦法,也就沒有把夢境放在心上了。誰知道真的是在得了夢兆的一個月後的一天,接到了一位法師從美國打來的電話說,美國的大法王駐地和寺廟,要召集出家人見面,如果有水平的,可留下來做宗教師,學佛修行並為民眾服務。

 

 

      我衡量著我自己,我雖然很想去,可是說真的,我放不下台灣的道場和父母之情,但是又很想到大法王那裡求法,不想錯過這次的機會,心中很是掙扎,於是我便帶著僥倖的心態,心想反正也不一定會選上我,跟著去看看也好。因此我只準備了簡單的行李,連父母都沒有告別,就踏上了美國之行,沒想到從此改變了我三十歲以後的修行際遇。

 

 

      到了美國,經過大家票選後,大夥們的情緒呈現兩極化,沒選上的人是搥首頓足,垂頭喪氣,甚至還有人哭了起來,而選上的則是樂得眉開眼笑,真的是幾家歡樂幾家愁。

 

 

      我雖然是被選上的,但由於我沒有做好心理準備,所以心中感到很大的壓力,心裡便打算把這個大好機會讓給其他人,我心想反正我還可以下次再來啊,於是我將名額私自讓給了另一個出家人。

 

      但是看著其他選上的人,都已經興高采烈地整理行李,準備進駐,矛盾的我心裡又開始動搖了,我是不是做了個錯誤的決定啊?我真的決定要放棄嗎?有個師姐跑來告訴我,這次的因緣只有這一次,沒有下一次的機會了,勸我要珍惜,不能放棄啊 !我心裡又開始掙扎了,我真的要放棄嗎?矛盾的我實在難以選擇 !

 

      我反問我自己為何要出家呢?不就是為了要了生脫死,成就解脫,為佛教努力嗎?人生苦短,沒有多大的意義嘛,我還捨不得世俗上的一切嗎?不行 !不行 !我不可以就這樣放棄的,沒有下一次了,我要修行成就,我要學法的。

 

 
 

      此時的我生起了無比的虔誠心與出離心,我決定要留下來努力,不能再次等待了,我一定要把握這次僅有的機會,因此下定了決心,留在美國寺廟,留在大法王的駐地。

 

      由於我本來決定要放棄,便私相授受將名額讓給另一個出家人,但我現在又反悔了,因此造成那位出家人又哭又鬧,甚至嚷著說要自殺後讓大法王超渡,這一來驚動了大法王,最後由大法王出面,為這位出家人傳了法,才平息了這一場因我而起的意外風波。唉 !沒想到還沒建立功德就造罪了,這真是我的罪過啊 !

 

      隆慧大師把我們幾個出家人帶進了大法王的禪堂住所,進入了客廳,感覺上十分簡樸,左邊只簡單的放了一套陳舊的沙發, 右邊則放了一張圓長形木頭桌子,和兩張小沙發椅及小茶几,簡單的佈置配上了木質地板,倒也令人覺得很幽靜。

 

      大法王肯定是知道我的心思的,問了隆慧大師我的情況,隆慧大師報告說我已下定了決心,因此大法王單獨點了我的名,告訴我說:「很多地方都有精舍、寺廟,如果你想去哪裡都可以, 或者可以下次再來。」

 

      我聽了大法王的話,心頭一愣,大法王的意思是要我下次再來,我心想或許是大法王看出了我心裡的罣礙,因此告訴我下次再來,我想大法王一定是不會看錯的,是不是我的法緣尚未成熟, 我想我是應該聽從大法王的指示,便答應後,退回了客廳。

 

      這下反而換隆慧大師被喊了進去,大法王一見她便說:「什麼下定了決心,你選的什麼人,層次這麼低,一考就倒了 !」隆慧大師趕緊為我們解釋說:「她們確實都是很虔誠的。」這時我慌了,趕緊再度懇求大法王同意我留下來,我報告說:「大法王啊 !我要留下來學法,我不回去了,回去只有業力纏身罷了。」大法王說:「留不留是你們自己的事,你們留下來是要做宗教師的,你們心中要有底,我是沒有佛法教你們的 !」

 

      經過我再三地請求,大法王見我決心已下,便慈祥地對我們說:「好 !好 !就是你們了,你們的住持既然要你們留下來,那就留下來吧 !但是一切都得依法,要看政府同不同意把你們留下來,國家一當同意,你們才能留下來當宗教師,今後有緣還是會回去的 !」

 

      經過這些波折,我終於留了下來,但是我知道,在我內心深處,依然有著割捨不了的父母情份在隱隱作用,我想當年密勒日巴大師學法也告別了母親,我也只能將這分親情化作思念,藏在我心中的最深角落,然後今生爭取成就解脫,來利益父母,報答父母之恩情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