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揭開真相》:自序、(十五) 預言百萬毒蜂到 果然應機按時來

《揭開真相》:自序、(十五) 預言百萬毒蜂到 果然應機按時來

 

《揭开真相》 PDF

 

 

 

 

(Buddha Voice Broadcasting Alliance佛音廣播聯盟的英文名為金巴法王所揮筆)

 

播放節目

◆《揭開真相》序言與第十五章

第三世多杰羌佛淺釋邪惡見和錯誤知見——第二~第五條

◆《極聖解脫大手印》——《睱滿殊勝海心髓

 

 

注意*:第十一集與第十三集中播出『暇滿殊勝海心髓』其中有兩個字配音者所念誦者與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十四號公告有出入,但不害其意,「黃泉路上無有旅店」念成「黃泉路上無有旅館」,「在另一個世界回思」念成「在另一個世界回想」,請大眾以第三世多杰辦公室的公告為準誦讀,才是最正確無偏的。


 

《揭開真相》自序

 

 

      我是個出家比丘尼,台灣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,就在畢業典禮的那一天,第一件事我走進了寺廟,出家至今也有二十年了,我明白因果,一切都是因果感報,佛法就是為了讓我們解開因果律這個網,讓我們得到自由,徹底解脫。因果如影隨形,所以我要成就解脫就必須對因果負責,因此《揭開真相》這本書中所記述的,完全是真實無虛的事實,從西元二○○一年至二○一三年,整整十二年,是我在美國寺廟及H. H. 第三世多杰羌佛駐地中的所見所聞,親身經歷,實際參與的紀實。

 

 

      在這十二年生活的日子裡,我曾失望,也有悲傷難過,有痛苦絕望的我,以及鑑析中發現藏在我內心骨子裡可怕的隱環而讓我覺醒了。

 

 

 

      今特以此明告世人,絕不可輕易相信,絕不可依一個什麼傳承的牌子,就相信稱為佛菩薩某祖師的人,或某某大法王、某某大活佛、某某大法師的表面法脈傳承,否則你們一般都會上當受騙。我在這十二年中見到的法王、尊者、大活佛、大法師太多了,見到他(她)們在生活中、在法會上的心態、形象,探測到了他(她)們藏在暗處隱密的本質,一當揭開他(她)們的心行來看,其實都是真真假假, 一言難盡,到底誰才是大聖人?從而讓我了解到,只有真正的佛教, 才是最正宗、最高無上的解脫法,也只有唯一的一個地方才有佛法, 也才有真正的至寶解脫生死之法,那是在我的心靈骨子裡深處,尋訪到了答案,有了這個答案,我覺醒了,站了起來,最終得到了如來大法中的大法,成了今天慚愧的我。

 

 

 

十二年紀實立著

慚愧比丘尼 釋正慧


 

《揭開真相》(十五) 預言百萬毒蜂到 果然應機按時來

 

      平常佛教界有許多高僧大德都來求拜大法王師父,比如王者仁波切、莫知仁波切,乃至藏密四大教派大祖師轉世者,又比如說顯教悟明長老、意昭老和尚等等,大法王師父都很自慚,以平常的心態對人,也不對外宣傳教了誰,而且無論是什麼樣的人物, 拿再多的錢財寶物,大法王師父都不收他們的供養,這是我親身所見,長年親身經歷,這是大法王師父發了願的。

 

 

      駐地的師兄們告訴我一段頗耐人深思的事。

 

 

      當時悟明長老、意昭老和尚、隆慧大師、波迪溫圖仁波切、邢肅芝格西、廣心法師等,接受了大法王師父為他們舉行佛法的加持灌頂,至於佛法的殊勝,我也就不多說了。

 

 

      大家都知道黃蜂,學名Yellow Jacket,是一種攻擊性及毒性最強的惡蜂,具有神經性的、有如眼鏡蛇的毒液,若是被咬上一、兩口,基本上會死人的。當這場加持灌頂儀式還沒有開始時,大法王師父便宣佈說:「等一會兒會有百萬隻黃蜂來搗亂。」果不其然,法會一開始時,現場立刻出現了百萬隻黃蜂,正如大法王師父先前所預言的。

 

 

      大法王師父說:「黃蜂今天一定會咬人的,但是你們不要怕, 不會去咬你們的,你們都八、九十歲的人了,被咬到會受不了的, 要咬就來咬我一個人就好,我會代你們承擔你們的痛苦。」大法王師父一念咒,這時百萬隻黃蜂如同一大片烏雲般,籠罩在與會高僧大德們的頭頂上空,部分已在人群中穿梭飛舞,他們大聲持咒,一片喧嘩,但黃蜂卻沒有一隻下口咬傷任何一個人。

 

 

      專家說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,尤其是在大白天,又是如此大聲驚擾的狀況下,百萬隻黃蜂竟然沒有螫咬任何一個人,這是絕不可能的事。

 

 

      但正如大法王師父所言,黃蜂沒有咬其他人,卻對大法王師父一擁而上,大法王師父說:「不准多咬 !」果然咬了兩口後, 黃蜂馬上散去。當時大法王師父的臉上、額頭上都被咬了,剎那間腫得非常大, 但第二天大法王師父的傷腫處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,僅憑這一點就能說明問題, 這哪裡是凡人做得到的啊 !

 

 

      另外我還想起了一件事,四川省詩書畫院創作研究室主任,也是成都工筆畫院副院長郭汝愚居士,是大法王師父的一個在家弟子,他在成都買了兩張油畫,郵寄給大法王師父作供養,大法王師父看了說: 「這油畫畫得非常好,收藏價值很高。」要丹瑪翟芒師兄轉告郭汝愚居士說:「這油畫畫得很差,一點也不好,畫油畫的祖先不在中國,而在西方國家,是在美國,以後不要去買這些東西。」

 

 

      我們聽了一頭霧水,明明說很好,為什麼要告訴郭師兄說不好呢?我便請問大法王師父說:「為什麼要這樣說呢?」大法王師父說:「這油畫當然好,但是如果把這情況告訴你們師兄,他會破費繼續買畫來怎麼辦?為了不讓他花錢,只能告訴他很不好。」

 

 

      這時又讓我體會到大法王師父的聖潔高超,利益弟子的行為, 實在讓我們慚愧 !

 

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